• <menu id="mcykw"></menu>
  • <menu id="mcykw"></menu>
  • 首頁 | 品酒莊 > 葡萄酒與生活

    首席品酒師是如何煉成的

    對于中國的年輕人來說,如果想要到法國學習品酒師專業,一定要有生物、化學相關專業知識,才有資格參加專業的考試。雖然中國許多葡萄酒場所都有自己的品酒師,但一般都是業內自主稱呼,因為目前在中國還沒有專門的葡萄酒品酒師認證資格考試。

    品酒師,一個新鮮而神秘的職業,說它新鮮,是因為它是國家勞動社會保障部在2007年11月頒布的新職業之一,并且到現在為止國內還沒有相關的資格認證;說它神秘,是因為品酒師的工作不僅僅是喝酒品評那么簡單,它的背后還有著更多的故事。
     

    緩緩端起酒杯,仔細觀察酒的顏色,然后輕搖兩三下,鼻子湊近杯口,吸一口酒香氣,幾秒鐘后,舉杯喝一口,反復鼓動舌面,讓那一小口酒在口腔中打轉,與味蕾充分接觸,一連串的動作順暢、優雅。

    做這些動作的是品酒師劉薇,她記不得這些動作自己做了多少次了,“其實,我不算是什么品酒師,只是別人都喜歡這樣稱呼而已。”

    雖然劉薇有些謙虛,但任意開啟一瓶葡萄酒,酒一入口,她只要凝神靜氣地細品一會兒,就能準確告訴您,此酒當屬哪種檔次,是果香類、花香類、植物類、動物類還是熏烤類,以及它的酒精濃度是多少……絲毫不差的品評,展現的是女性特有的細膩和敏感。

    為了讓市民能更多地了解葡萄酒,我們訪問了著名品酒師劉薇。

    近年來,隨著葡萄酒市場的不斷拓展,許多酒吧、酒莊應運而生,隨之帶出了一批新興職業,其中就有葡萄酒品酒師。

    葡萄酒品酒師憑著高度靈敏的感知,豐富的經驗和準確的判別能力準確判斷出使用的葡萄品種、采用的生產工藝、酒齡的長短以及酒的產地、酒的風格特點乃至主要缺陷等,為老板進貨把關;除此之外,他們幫顧客選擇富有個性特點的葡萄酒,并搭配不同的菜肴,使酒的最佳品質發揮出來;此外,他們常參加一些高級酒會,或商業聚會,介紹酒知識、傳播酒文化。

    目前,云南大多數售賣葡萄酒的場所都有自己的品酒師,這個新職業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薪水也相當可觀。

    劉薇說自己不是品酒師,“在法國,要做一位優秀的品酒師是終身都要在這個行業里工作,按照法國的規定,在畢業拿到品酒師資格證后,要到酒莊工作至少十年,然后考初級,然后再次到酒莊工作幾年,再考中級,一直這樣向上不斷提升和修煉,最高級別就是大師級了。”

    對于中國的年輕人來說,如果想要到法國學習品酒師專業,一定要有生物、化學相關專業知識,才有資格參加專業的考試。

    在西方國家,由于葡萄酒文化盛行悠遠,葡萄酒品酒師這一行業已經很規范,比較著名的機構有國際WSET(葡萄酒與烈酒教育基金會)、英美CMS(注冊品酒師認證)。據悉,品酒師的最高級別是考取倫敦葡萄酒學院的MasterofWine(葡萄酒碩士),但實際上,考取人數非常少,自上世紀50年代成立學院以來,全世界只有二百多人獲得此證書。

    雖然中國許多葡萄酒場所都有自己的品酒師,但一般都是業內自主稱呼,因為目前在中國還沒有專門的葡萄酒品酒師認證資格考試。

    在上海、廣州以及北京等地,關于品酒師的培訓機構倒是不少,“一般培訓兩三個星期就可以拿到所謂的品酒師證書”,之前也有人勸過劉薇辦個品酒師培訓機構,“我不想做,感覺那樣對葡萄酒本身是一種不尊重的表現。而且我也只是拿到了品酒師資格證書,距離品酒師還相差很遠。”

    盡管認為手上有這些培訓機構頒發的品酒師證書的就是品酒師,但實際上擁有相關證書的人并不是太多,原因何在?“可能是市場原因,畢竟葡萄酒在中國還不是很流行。”劉薇分析道,再者和培訓費高也有關,在廣州,三天時間就要4000多元,令很多人望而卻步。

    自小受熏陶戀上葡萄酒

    每一種葡萄酒都會略帶酸味,但你不能直接用“酸”這個詞來形容這個酒,因為這個詞是單調而貧乏的。
    劉薇與葡萄酒結緣,她認為是自小受大哥的熏陶,“大哥現在法國從事和葡萄酒有關的工作,小時候大哥經常給我講一些葡萄酒的知識,時間長了,自己就喜歡上了葡萄酒。”

    劉薇上初中時就對世界幾大名酒莊有所了解,上大學也毅然選擇了生物專業,一切都是為能到法國學習品酒專業做準備,2003年,劉薇考上了法國波爾多第二大學的品酒專業。

    “小時候對于葡萄酒的記憶停留在苦、澀味道的階段,大學畢業后,當真正踏上法國香檳區的土地,整個人沉醉在道路兩旁望不到盡頭的葡萄園里,學校課堂上老師用很美妙的詞匯描述不同酒的味道,才開始真正意義上用一個全新的角度來看葡萄酒。”劉薇回憶到。

    不過真正學習品酒是在波爾多二大上學的第二年。

    品酒課很特別,每人一張桌子,一盞燈,邊上還有一個水龍頭,桌子上會擺好幾種葡萄酒。燈是用來幫助觀察酒的顏色,水龍頭里放出的水則是讓學員在試完一種酒以后漱口用,一堂課下來,每個人常常要品上十來種葡萄酒。

    法國老師對遠道而來的中國學生格外關心,在品酒師的學習中常常會接觸到大量專有名詞,“老師會為我們做更多的解釋,每一種葡萄酒都會略帶酸味,但你不能直接用‘酸’這個詞來形容這個酒,因為這個詞是單調而貧乏的。所以,我們需要用一些更豐富的詞匯來描述這個特點,品酒師首先要學會深刻體會,然后再把這個體會清晰地表達出來。”

    視覺、嗅覺、味覺鍛煉了半年

    想成為一名品酒師,擁有靈敏的嗅覺、視覺和味覺是最基本的條件,品酒就是味覺和視覺的一場游戲。

    “有六個月的時間老師都是在鍛煉我們的視覺、嗅覺和味覺。”想成為一名品酒師,擁有靈敏的嗅覺、視覺和味覺是最基本的條件。

    劉薇所在的品酒師班那一年一共有18名學生,最后畢業拿到品酒師資格證書的只有13人,有的是在中途認為自己不喜歡這個專業而轉學其他,而有的則是因為自己的嗅覺和味覺不夠敏感,“當老師發現有學生嗅覺和味覺不夠敏感時,會勸說該學生選擇其他專業。”

    “品酒就是味覺和視覺的一場游戲。”課堂上,對于酒的顏色是要用色卡來區分的,寶石藍、紫羅蘭……原本還有些發澀的葡萄酒在劉薇眼里成為一種藝術品,“你要觀察那些不同的顏色,要靠嗅覺去分辨很多的味區”,劉薇把這種變化的魅力稱為一種游戲。

    在上周的品鑒會上,劉薇給大家打開一瓶水晶干白,大家大都說自己聞到了葡萄香味,劉薇說里面還有香蕉和菠蘿的香味,可是大家再三去聞,還是沒有聞出香蕉和菠蘿的香味,當然了,在上學時,剛一開始劉薇也聞不出來,“剛訓練嗅覺時同學們會使用一種名叫‘法國酒鼻子’的品酒工具,里面有各種果香的味道,可以訓練鼻子的靈敏度。”“為了讓學生知道自己的描述,老師也會親自帶不同的物品、蔬菜、水果到課堂上,在提到一個氣味時,老師就會專門拿出對應的物體。”六個月,天天在聞,劉薇沒有感到枯燥,“誰讓自己戀上了葡萄酒。”
    “你的嗅覺那么厲害,那如果你周圍的同事有誰哪天沒洗澡,你能聞到一些異樣的味道嗎?”“不能”對于記者的問題,劉薇笑了,“我只是對種葡萄酒的香味敏感而已,不過當我和朋友路過一家餐廳,我能迅速地從廚房散發出來的氣味判斷出這種氣味中還包含哪些味道。”

    品葡萄酒和品茶一樣

    每一個法國人都是一名品酒師,知道哪瓶酒好,哪瓶酒還要放上一放再喝,就像法國人認為中國每一個人都會品茶一樣。

    在法國最專業的大學學習品酒,在法國最好的酒莊體驗……在法國4年的留學經驗,讓這個最初覺得葡萄酒喝起來有些澀的女孩成長為一個能區分葡萄酒色彩、氣味以及年份,并且對葡萄酒有著自己獨到理解的氣質女人。

    劉薇喜歡把葡萄酒比作女人,“也有人勸過我寫一本關于葡萄酒方面的書,怎么寫暫時我沒想好,如果以后要寫,我會把不同品種的葡萄酒和不同品味的女人放在一起寫,這樣會更直觀些。”

    劉薇已經著魔了,每看到一個人,即使不是女人,她都會把這個人拿來和葡萄酒相比,“那葡萄樹就是男人了,按照規定,葡萄樹頭三年生產的葡萄是不能用來釀酒的,因為它還很青澀。”

    “其實品鑒葡萄酒也沒有那么神秘,個人認為每一個法國人都是一名品酒師,知道哪瓶酒好,哪瓶酒還要放上一放再喝,就像法國人認為中國每一個人都會品茶一樣。”

    劉薇以前也把葡萄酒看成是奢侈品,十分高貴,而真正到法國后,才發現葡萄酒在法國就是很普通的日常消費品,“在法國,不論身份貴賤,每個人都能找出自己真正喜歡的品牌以及酒莊,這就是屬于法國的文化。”

    “在法國買酒和在中國買米一樣。”劉薇喜歡這個比喻,“比如,我媽媽只要把米捧起來看看就能分出好米,不好的米,這和法國人挑選葡萄酒很相似。”

    在品酒時,品酒師并不會用“好”與“不好”去評價一瓶葡萄酒,劉薇覺得他們是在以一種“挑剔”的態度,找出杯中酒的瑕疵,找到最適合品酒的那個時間。

    品酒師永遠都在學習中,每一次品酒,劉薇都要反復品嘗,總結,再寫出評論,“這種葡萄酒帶有清冽感,那種有烤面包的香氣,淡淡的草莓香還有一絲露珠的清新……”

    品酒師不能噴香水、化妝

    其實對于品酒師來說,沒有什么強制的規定,只是那樣做,會更好地保護自己的嗅覺和味覺。

    “一個學校,只有十幾個學習品酒師專業的,那他們肯定是學校的焦點了。”記者猜測著問道。

    “這個不會,因為法國人對于葡萄酒,早就見慣不怪了。”不過劉薇他們班的學生的確是學校的焦點,“我們經常到食堂吃飯時手中也端著一杯葡萄酒,其他同學看到后都會說‘看,那幫酒鬼來了’,在他們眼中,我們就是一群酒鬼。”

    說起自己的酒量,“如果按照法國人喝酒的方法,從晚上8點喝到第二天早上8點,我都不會醉的,不過要是按照中國人的喝法,我早就醉了,我最開心的是能和一大群志趣相投的人因為真正想喝酒而去喝酒,而不是灌酒、拼酒。”

    “在品酒時,我們啜一小口酒在嘴中品味完一般會吐掉的,碰到假酒一聞便知,當然就不會去喝了。”劉薇說這樣做也是在保護自己的嗅覺和味覺。當然了,作為一名品酒師,平時生活會有些限制,比如身上不能噴香水,不能化妝,不能吃一些刺激食物。

    對于劉薇,她“不喝咖啡,不吃辣子,不過在不品酒時,我也會化妝和噴香水的,其實對于品酒師來說,沒有什么強制的規定,只是那樣做,會更好地保護自己的嗅覺和味覺。”

    在法國學習的那段時間,劉薇也學會了法國人的樂觀、隨性的生活態度,“1千元過1千元的生活,1萬元過1萬元的生活,但一定要讓自己快樂!”

    在法國留學4年后,帶著讓人羨慕的留學背景、品酒師資格證,放棄了法國更好的發展前途,劉薇回到了昆明,“我是地地道道的昆明人,家人也希望我能在昆明發展,而且我所在的公司也給了我一個很好的發展平臺。”

    品酒師是什么?劉薇說,品酒師是找出酒的優點,并將其推廣給大眾的人,如果葡萄酒是帶來快樂的瓊漿,那品酒師就是帶來快樂的天使。談及今時今日對于葡萄酒的理解,劉薇套用老師曾在課堂上說的那句話――葡萄酒是有生命的,釀造出來是給人喝、給人帶去快樂的,而不是為了被儲存的。

    分享到:

    淘寶商城
    旗艦店

    香格里拉
    官方微信
    七妺福利精品导航大全
  • <menu id="mcykw"></menu>
  • <menu id="mcykw"></menu>